酌饮饮饮饮

文笔并不好但是想写文XD

滤镜是个很好的东西,用的好了连上色都不要学_(:з」∠)_

是自己的女儿|ω・)

战争后遗症

佣兵单人无cp向

时间线设定在现代

不知道为啥就是想写个粗暴【并不】的奈布|ω・)感觉超级帅,题目瞎取的,毕竟不会取名字

还有请不要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,我知道很幼稚_(:з」∠)_




早在过上一个路口的时候奈布就察觉有人跟踪自己,那种被人盯住的感觉让他心里发毛。

但他毕竟曾是亲历过战争的军人,如今又终日过着刀尖舔血的卖命生活,这种没由来的危机感反倒让他渐渐兴奋起来,隐藏在兜帽下的脸神色未变,只是嘴角出现了一丝危险的弧度。而那些视线的主人丝毫没有醒悟,自己正在追逐着的不是猎物,而是比任何人都要优秀的猎手。

那么,让我来猜猜看,他们一会儿是先朝我的脑袋开上这一枪,还是朝着心脏呢?奈布想着这个危险的问题,边拐进了一旁的小道,逐渐远离了嘈杂的人群。

耳边的人声越来越稀薄,取而代之的是渐渐淅沥的雨声。奈布抬起头来,看着变得阴沉的天空,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住了步伐。

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大雨并不能改变子弹的轨道,它直直向雇佣兵的后脑勺冲去,想要将他一击毙命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声响,那颗被寄予厚望的子弹完整地扎进了墙里。男人慌了神,看着猛冲过来的佣兵想要再开一枪,却怎么也扣不动扳机,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再次拉动套筒时,对方已经到了眼前。画面好像一帧一帧播放,他看到雇佣兵手里握着的军刀,那把形态优美的反曲刀,正闪耀着锐利的光芒毫不拖泥带水的向他刺来,瞬息之间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,紧接着一阵难以想象的刺痛从左眼迅速扩散开来,如同决堤的洪水,汹涌澎湃。

下一刻奈布从对方手里接过手枪,再拎起那人挡在身前,“po——”“pong——”好几声闷响,替奈布挡住队友的射击,可怜的杀手彻底结束了这一生。

“咔塔”

是子弹上膛的声音。躲过一波子弹的奈布用力将手上的尸体朝不远处的几个人丢去,自己立即躲在一旁的杂物后,又听见两三声枪响,他当机立断起身开了一枪,趁着对面躲避的短暂时间,直接冲向那几人。

奈布见一人持枪的手微抬,便作势向前一个翻滚,躲避了这一击,并将手中的刀向那人抛去。看着直冲门面而来的凶器,杀手灵活的向一旁退开,他身边另一位训练有素的同伴同时将枪口对准奈布,扣下扳机。

奈布早在飞刀的同时起身,偏过身按住厚重的墙壁,借着反推力将自己弹射出去,子弹再一次打入了墙内,而奈布也狠狠撞倒了开枪的杀手,他扯住杀手的头使劲往崎岖不平的地上一砸,这一下就见了红,对方不再挣扎,也不知是失去了意识还是就此终结。

先前夺来的武器被他再次上膛,只是他没有来得及开枪,身体下意识的动作,把手枪一抛,双手撑地起身便往后疾退,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飞过,带来一阵灼烧般的疼痛。

感谢曾经战场上的磨砺,奈布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总是预测的极为精准。

一股后怕涌上心头,但是立刻又被兴奋取代,强烈的刺激使得肾上腺素激增,他的动作要比刚才更加迅猛,俯身捞起地上的枪,再向开枪者逼近,此时对方正在拉动套筒,而下一刻子弹顶上膛的同时,一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。

杀手的手僵住了,表情扭曲的可怕。

“说,是谁。”

雇佣兵的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,他的脸依旧在兜帽的阴影下,没有人看得见他的表情。










奈布和小芙蝶_(:з」∠)_
大头选手在此,不会画身体的我真的尽力了😭

——我绝对不会喜欢小丑,杰克才是真爱!
——啊啊啊这把居然是稻草人!!!请务必送我上天!!!【真香

【悄咪咪问一句有人愿意带菜鸡玩耍吗,深夜党好送头话贼多的那种_(:з」∠)_】

呜呜呜我画不出他十分之一的帅气!
【我画画太差被抓起来了|・ω・`)

妈耶沙雕画画😂